「她不一样」之500个女性故事 封面总理默克尔

2022年8月13日 0 Comments

她的父亲叫霍斯特·卡斯纳,是一位新教牧师,母亲则从事教育工作,教授拉丁文和英语。她的父亲自她很小的时候起就向她灌输了一种观念:必须永远比同龄人更出色。后来,这个信条便成了她毕生的座右铭。

她一岁时,他们一家移居迁往勃兰登堡(Brandenburg)的坦布林,她的少年时光是在那里渡过的。

她少年时期在前东德的经历对她的性格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作为牧师的女儿,在随时可能存在告密者的社会里度过了生命的前36年,所以她养成了很好的掩饰和控制情绪的能力。

她在学校的成绩总是非常优秀(老师和同学们都把她定义为“理想的女学生”),从没有任何关于男朋友或者类似的传言。她希望一切都无可指责,无可挑剔。

她用脑子做决定,而从不用肚子做决定:当要跳进3米深的游泳池的时候,她用了整整45分钟来下决心。最后,当下课铃响起,她跳进去了。

她,1973年至1978年在原民主德国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1978年至1990年在原民主德国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心研究所工作,1986年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

她除了德语外,默克尔会说俄语与英语。她在各种俄语竞赛中胜出,甚至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俄语奥林匹克竞赛中也获得了名次。

她在莫斯科,她给自己买了第一张披头士的专辑和其他一些东西,这些都是她永远不会忘记的。

她对于戏剧的热爱从无止境。她常常去柏林看一些优秀戏剧的首场演出,参观博物馆并且充满热情地收集艺术作品的明信片。

她房间里的墙上挂着一幅塞尚的画的复制品。她的同龄朋友们常常来她房间听音乐聊天。她喜欢去乡下远足,还喜欢在户外生火烤土豆和香肠。

她年轻时就对联邦德国的政治相当感兴趣。她说,对于一个15岁的小姑娘来说,记住波恩政府的所有成员的名字并且偷偷地从广播里听西方的关于联邦总统古斯塔夫·海涅曼竞选的新闻报道,这就像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差不多十六七岁的时候开始旅行:布拉格,索菲亚,齐奥塞斯库政府统治下的非常活跃的布加勒斯特;双肩背包,帐篷,火车。在那段英雄岁月里,她的绰号是卡西。

她于柏林墙倒塌之后积极投身于政治活动,参加了东德的“民主崛起”组织,而后又进入了东德时期的最后一届政府,成为德·梅齐埃总理的副发言人。

她在刚刚步入政坛时给人的印象是矜持和不苟言笑,有时甚至显得有些拘谨和腼腆。然而在科尔(德国前总理)的关照下,默克尔很快地成长起来,在基民盟内平步青云。

她能坚持原则,实事求是。当问题出现的时候,她既能带头与科尔划清界线,又能在日后成功地化解与恩师的矛盾。在不长的政治生涯中,她懂得了如何屈伸,如何在危难中咬紧牙关,排除异己。

她提出的口号:“我愿为德国效力”显得真诚而响亮,博得了许多人的好感。尽管在激烈的选战期间,她遇到了巨大的压力,但她最终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社民党。

她于2005年11月22日,正式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联邦总理,也是两德统一后首位出身前东德地区的联邦总理。她在2018年3月14日,又被第四次被确定为联邦德国总理。

她担任总理以来,经历过的国际危机比马克龙、约翰逊和特朗普经历过的加起来还要多。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新冠肺炎疫情,从2011年福岛核泄漏到2015年的移民危机。

她成功引领德国阶段性安全度过新冠肺炎疫情,还与马克龙联手推出以七千五百亿欧元的“恢复基金”为基础的公约,不仅凝聚了欧洲,还压制了欧洲大陆的民粹主义势力。

她在执掌德国长达16年之后,于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正式卸任德国总理。

她经历了第一次婚姻的失败,1982 年正式与其前夫乌尔里希·默克尔(Ulrich Merkel)离婚。她现任(即第二任)丈夫是毕业并任教于德国洪堡大学的博士教授、量子化学家约阿希姆(Joachim Sauer),两人是1981年认识的,当时Sauer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导师。

她和阿希姆在其1986年博士毕业后搬到了一起住,直到1998年,她升任基民盟主席后,两人才正式结婚。

她很喜欢烹饪,喜欢逛超市,并不时为丈夫准备他最爱的烤蛋糕,顺便也为自己做一锅钟爱的土豆汤。

她起床后的头等大事,是给丈夫阿希姆·绍尔准备早餐,好让他在出门前有美味可口的食物填饱肚子。

她在两徳统一之后选择从政,而阿希姆则继续科研事业。自1993年开始,阿希姆在母校德国洪堡大学担任全职教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